您的位置: 長樂新聞網 >> 文學藝術 >> 正文

年 味

作者 姚行亮

http://www.096623.live  2020-01-24 06:22:17   來源:吳航鄉情  【字號

  今年,父母終于搬到城關和我一起過年,我在睡夢里都笑出了聲,心想:家里終于有過年的樣子了,今年終于有濃濃的年味了。

  算一算,已經有十多年沒有和父母一起過年了。我讀書畢業參加工作又結婚生子,人生一步一步地按部就班。把房子買在城關之后,特別是每次過年,雖然兩地只有18公里的距離,父母因為害怕麻煩孩子,不愿來城關,也不愿我們回鄉下。想著年趨老邁的父母,難免心煩氣躁,便覺得這年不如不來的好。

  哪怕是街上掛滿了紅紅的燈籠,哪怕街道兩旁處處是花團錦簇,哪怕是焰火漫天,畢竟過年的時候少了老人,就少了許多的儀式感。好幾年以來的慢慢累積,對年味的感知也越來越淡,連過年這樣重大的日子,也變得和其他的日子沒有什么區別。每當夜闌人靜,就著一杯清茶,回想自己這快半個世紀的人生,每每我也覺得遺憾。

  記得小時候,正好趕上了改革開放,政策的紅利已經讓農村的生活發生著變化,年味便是在灶頭的香味里、村里的鞭炮聲里開始氤氳的。

  母親不停地在廚房忙碌里,廚房的灶火一直都是紅紅的、旺旺的。殺了的雞啊、鴨啊,要鹵要燉,切好的豬肉、魚肉要炸要煎,而我就在灶臺邊,眼巴巴地看著,有時候母親塞一塊剛剛炸好的肉到我的嘴里,我便一路小跑,跑到村旁屋角,就像老牛反芻一樣慢慢嚼慢慢吞咽,生怕吃得太快,也怕被其他孩子看見搶了去。

  這個時候,村里已經有零星的鞭炮聲了。小孩子三三兩兩聚在一起,拿著各自從家里偷出來的小鞭炮。所謂的小鞭炮,也就是現在一排一排的“八子炮”,小孩子舍不得一下子放光,就把“八子炮”拆成一個一個的。膽子大的,一手拿個點著的香,一手拿炮,點燃一個,往人群里扔,小孩子就哇哇叫地跑開。也有膽子小的,就把炮插在土里,一手捂著耳朵、一手拿著香顫悠悠地去點。每每這時,就有調皮的小孩冷不防在旁邊大喊一聲,往往嚇得膽子小的孩子一屁股坐在地上,引起了周圍一群孩子們的哄笑。

  家家戶戶都在做衛生、貼春聯、掛燈籠;大人們提著自家地里的蔬菜、水果或者魚肉走親訪友;上了年齡的老人們就坐在屋門口,瞇著眼睛曬著太陽……

  隔著幾十年的時光,我細細回憶著這一幕一幕,依然清晰如昨。而我心里的那種溫暖、那份祥和,我想這大概就是我熟悉的年味。

  社會進入了新時代,我越來越想念年的滋味、家的感覺。那天,我特地回鄉下,坐在屋門口和父母聊天,我說:“一家人就要在一起,無論是過年,還是干啥。不要把一家人分成幾個地方。你們以為不和孩子住在一起,是減少了孩子的麻煩。但是你們不知道的是,孩子們一直想著住在鄉下的你們,日子反而過得更累?!?/p>

  許是我的這段話讓我的父母有所觸動吧,一個月后他們終于決定搬來和我一起生活。

  現在,隨著父母的入住,家里到底是熱鬧起來了。許久不開的電視現在一天到晚放著各種節目,因為老父親喜歡看電視;而老母親依然在廚房里忙進忙出,不管是什么樣的灶臺,無論是燒柴火、還是用電用氣,依然都是她的舞臺;五歲的孩子一會兒爬到爺爺的膝蓋上,一會兒又繞著奶奶轉來轉去,直到奶奶給她一塊炸肉,她把炸肉往嘴里一塞,然后屁顛屁顛地跑開——這一切都那么熟悉,像極了我的小時候。

  我想,所謂的年味應該就是親情的味道、團圓的味道,所謂的過年儀式感就應該是一家人在一起熱熱鬧鬧的感覺。這樣的日子過起來,哪怕是平常的日子,也像是在過年。

双色球杀蓝球汇总 刮刮乐怎么做 多特蒙德德甲冠军次数 上海天天彩选4专题信息 福州麻将官方版 股票买卖交易软件 有什么公式可以算平码 武汉赛马彩票靠谱吗 湖南麻将下载 甘肃11选5选号技巧 意甲联赛直播尤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