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長樂新聞網 >> 文學藝術 >> 正文

在路上

作者 華僑中學七年級 林世貞

http://www.096623.live  2020-01-17 15:59:38   來源:吳航鄉情  【字號

  陽光微暖,夏蟬啼鳴。陽光透過稀稀疏疏的枝丫,斑駁的樹影搖曳,藥香在盛夏氤氳著。祖父坐在木椅上,“咯吱咯吱”地搖椅聲在耳畔蕩漾,似乎回響到了樹旁的泥崛小路,回響到了很遠的地方……

在路上

  記憶里,爺爺總是在熬藥。起先覺著苦,每當爺爺開始準備藥材的時候,我便會抹著鼻子爬到家旁的小路上。而后來聞著聞著就淡了,總能從苦澀中找出一絲的甘甜。我說不清那是什么味道。但爺爺總說,中藥不僅僅能醫人病,更能醫人心。那時我還很小,不懂這句話,反而就記著在盛夏里,爺爺坐在木搖椅上,我靠在樹邊,藥香纏繞,扇著扇子?!爸ㄖā钡膿u椅聲伴著絲絲清甜的風,望想著小路那邊的盡頭。

  最終我還是離開了鄉鎮,原本遙不可及的小路終點,變成了大城市中每天看著川流不息的車與步伐匆匆、一刻也停不下來的行人。每天被繁重的學業壓得喘不過氣來,習慣了悠閑自在的生活,在這里卻顯得處處奇怪。習慣不了快節奏生活,同學的孤立,好友的欺騙,父母的不理解,成了我拖在身上的繁重鎖鏈。在每一個夜晚,我都有種撐不下去的感覺,做什么都提不上勁,成績一落千丈,總有一種掉入深淵的孤獨感。

  母親看我如此就決定帶我去看看爺爺。面無表情得望著窗外不斷向后移動的田野,一股奇妙的熟悉感油然而生。泥濘的小路早已變成了開闊的油柏松路,一切都變了啊。我暗想著。推開那已經掉了漆的門,一股熟悉的藥香味撲面而來。這里好像不受時光的限制,我暗淡的眼眸中多了些許的光亮。爺爺拄著拐杖,不緊不慢地從虛掩的門后走了出來?!昂镁貌灰姲??!睜敔斶€是那么慢條斯里,但可以看出平淡的語氣中透露出驚喜,那是一種怎么掩飾也蓋不掉的高興啊。

  我輕輕捻起一片樹葉,品著這沁人心脾的香,一切都跟那個記憶里的那么相似,盛夏依舊,可人卻變了……我的目光著落在一朵小野菊上,但卻馬上又暗淡下來。我隨著爺爺進了后廚,燉罐里頭冒著熱氣,香味彌漫了一整間屋子。這是我再熟悉不過的味道,它可陪伴了我一整個童年啊。我雙腳有些發軟,無力地用雙手支撐著身后有些斑駁的老墻。爺爺慢慢開口“你……的眼里怎么沒有屬于十三歲孩子的光呢……”他沉厚的嗓音呯地在我腦中回蕩。那一瞬間,淚水再也止不住地流下,心理防線在那一刻崩坍。我抵不過自己,蹲下來抱住自己,藥香味混著哭聲,緩緩消失在黑夜里。就因爺爺的這一句話,仿佛又把我從無境的黑暗中拉了回來。中藥醫的不是身,而是心。

  城市里的挫折并不是小路的終點,而是路程中的一站風景。我們一生都在路上,風景不停在變,世態萬千,滄海桑田。在路上,不變的,是那悠悠藥香,樸厚而又清甜。

双色球杀蓝球汇总